加密货币行业的原罪

“我们有幸目睹并见证了这段峥嵘岁月,从印刷时代过渡到数字文明。

也许100年后,人类仍然会感慨1993年~2019那段开创新历史的“信息革命”。

也许1000年后,取代人类的机器史官,用0和1感慨“互联网诸子”创造了伟大文明。

但作为这个时代的见证者,从1997年接触互联网到现在整整22年,仍然这里写下:中国互联网史就是一部原罪史。”

上述是之前我很喜欢的一篇文章,当谈论到互联网的历史的时候,文中的总结。

互联网是否有原罪?肯定是有的。当年几乎所有国产软件都绑架过用户的电脑,流氓软件和各类插件相信大家还历历在目;绝大部分目前大家熟悉的产品都是抄袭外国产品而来的;更遑论全是靠盗版内容起家的内容、音乐、视频平台了。

大家还记得微信最早是怎么起来的吗?就是XX神器,最受欢迎的功能是“摇一摇”和“附近的人”。淘宝呢?淘宝最早简直就是假货天堂,和现在的拼多多差不多。而现在的天猫,最早名字叫“淘宝商城”,而它的口号很简单–“商城无假货”。而国外其实也大差不差,比如乔布斯骂了比尔盖茨很多年的“Windows就是靠抄Mac的图形界面起家的”,等等。

《加密货币行业的原罪》

对了,今天的主题是聊“原罪”,那么原罪这个词说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百科的解释是这样的:“原罪是基督教最重要的教义之一。基督教神学伦理学中的重要概念。根据圣经“创世纪”的记载,亚当夏娃受到蛇的诱惑,违背了上帝的禁令,偷吃了伊甸园里的智慧果,因而犯了罪。根据基督教神学论证,亚当和夏娃是人类始祖,因而这一罪过便传给亚当夏娃的后代,成为人类一切罪恶和灾难的根源,故称原罪。因此,引伸出人生而有罪,人性本恶,人生就是赎罪的过程。”

互联网有原罪,是因为新科技在早期发展的混乱不堪中,如果你不能做一些规则之外的事情,那么你一定无法成为存活到最后的那一个。而云计算和大数据企业,包括未来的人工智能企业,也都会有一个原罪,那就是庞大的数据是哪来的、用户是否知晓、用户是否授权。同样,作为最前沿的并且投机属性极强的新技术区块链来讲,原罪更深。

那么币圈是否有原罪,有的话又是什么呢?这就要从这些天闹得沸沸扬扬的“监管铁拳”说起了。

为什么币圈惧怕监管?原因很简单,因为大家都知道币圈的人似乎都有“原罪”。追溯起来,似乎没有哪个币圈的从业者可以躲过身上都有原罪的指摘。因为从绝大多数币的起源开始,就是一个“违法行为”–ICO。

《加密货币行业的原罪》

作为EOS长期“黑粉”,陈伟星之前发了条微博评价道:“Block.one是全世界最奇葩的团伙,最大的收入来自于利用EOS向中国人非法集资40亿美元,最大的支出是雇佣律师处理美国的法律制裁,而技术人员忙着开发下一个用于向中国人非法集资的产品。”

作为ICO最典型的代表,EOS的ICO募资金额达到了前无古人的40亿美金。而这四十亿美金做了什么呢?第一当然是“团队在做事”,并且的确在做事,BM也的确没有离开EOS而是继续在EOS生态做一些基础设施建设,EOS作为一条公链,性能还是值得肯定的;第二是买了大量的比特币和美国国债,这点大家也都熟悉;第三呢就是法律费用了。

关于这个第三点,主要来自于一个报道:“据Sebastiaan个人博客,Block.one首席执行官Brendan Blumer(BB)在接受WordProof创始人Sebastiaan van der Lans的专访时表示,Block.one把60%的预算都花在了法律费用上。

BB解释称:“我们必须在每个司法辖区征求法律意见,因为我们正在创建的是一个全球性的网络,并向世界各地的人们销售产品。不像其他行业有着非常清晰的监管框架,我们需要确保以最佳的实践运作。我们必须逆向工作,并努力做到最好。”

因为EOS的发行不管在哪都是一件合规之外的做法,所以需要有大量的法律费用来保证公司不会因为法律问题面临高额罚款甚至更严重的指控。那么Blockone团队对EOS的价格是否有过承诺,或者是否需要对其负责呢?这事儿我专门认真地咨询了EOS的节点大佬,他的回答是:没有。

40亿美金的ICO募资就是EOS的原罪,只要EOS的价格不超过当时募资的价格,那么所有人都会指责Blockone团队从一开始规划就是个巨大的骗局,而他们从中获利40亿美元。而且他们似乎的确没做过什么“市值管理”,BB也很坦诚地说,我们的确没这个打算。

《加密货币行业的原罪》

这是EOS的原罪,但是不只是EOS自己的,而是几乎整个币圈的,只不过EOS是其中的典型代表罢了。

比如TRX,波场。孙宇晨最近在微博上十分风光,扮演了一回现实版的圣诞老人和散财童子。很多流量大户不断地凑上这个热闹,也让孙老板的名气越来越大。同时,也有相关的文章在描述这个活动,最出名的一篇文章是《孙宇晨在价值观的坟头蹦迪》,感兴趣的朋友可以搜搜。

如果是其他创业者玩这样的活动,那么他得到的应该除了热闹还有褒奖。而孙老板搞这个活动除了看热闹和凑热闹的,剩下的都是骂人的。为什么呢?也很简单,因为“孙宇晨是个骗子”这件事已经被人们写进了脑子里。

而孙宇晨骗了什么呢?不重要了。这,就是原罪。

因为币圈的原罪–ICO的存在,导致了实际上我们虽然看到了很多加密货币百花齐放,但是真正能作为资产/商品/大宗商品等等合规属性来交易的,只有比特币。这也是为什么哪怕在监管”可以讨论”的美国,知名交易所Bakkt和CME都只支持比特币的原因。而Coinbase直到开业很久之后的2018年才开始上除了BTC/LTC/ETH/BCH之外的加密货币.

而在监管更”不可讨论”的中国,整个币圈从业者其实都笼罩在币圈的原罪之下.因为源头是有罪的,后续如何发展都是有罪的,尤其是有最直接的服务币圈主角–交易所.这也导致了最近的交易所跑路/倒闭/抓捕潮。

当币圈慢慢发展,很多项目和交易所都会发展壮大,然后让人们忘了他们的“原罪”。就像现在的互联网知名企业一样,人们不再记得最早他们是做什么的,他们犯过的错也随着互联网洪流的滚滚向前被卷到了无人问津的岸边。

币圈也将会经历这样的过程,最终的历史都是胜利者书写的,大家会很快适应新时代,而所谓“原罪”,也只在一段时间是有罪的,过去了就被盖住了,不必过多计较。

记住一句话:历史是由胜利者书写的。

《加密货币行业的原罪》

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