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灾”叠加疫情多重打击 重创旅游出行“暑运档”

小柚财经:“天灾”叠加疫情多重打击 重创旅游出行“暑运档”

  谁也无法预料,就在河南强降雨带来的水患引发全国上下关注与支援的同时,一场今年以来波及面最广的新一轮新冠疫情传播已经再次悄然在国内多地扩散开来。

  对旅游出行企业来说,进入今年暑运以来,尽管有诸如多个地区大面积强降雨、东南沿海地区台风过境等诸多因素影响,但人们的出行热情并没有因此减弱。然而与可以有的放矢进行防范与补救的自然灾害相比,疫情如同幽灵一般难以捉摸,成为旅游出行业复苏道路上极大的不确定因素。正如此次从南京而起,短短一周内迅速外溢至十多个省市的新一轮疫情传播,给暑期热档蒙上了一层阴影。

  暑期热档蒙阴影

  而此轮传播路径中除了南京之外,受影响最大的当属湖南省张家界市。7月29日晚间举行的张家界市疫情防控专题新闻发布会上宣布,自7月30日上午起张家界市所有景区景点关闭。当地也宣布从7月29日起关停全市范围内旅游购物场所、电影院、私人影院、剧院、KTV、歌舞厅、网吧、棋牌室等人员聚集密闭场所。

  目前,北京、江苏宿迁、江苏扬州、安徽和县、安徽芜湖、辽宁沈阳、辽宁大连、广东中山、广东珠海、四川绵阳、四川泸州、四川成都、湖南长沙、湖南张家界、湖南常德均出现了南京疫情的关联病例。

  如果说在今年年初局部地区疫情聚集性爆发之后,国内已经基本控制住了本土的爆发和传播路径,其他基本都为境外输入,而在国际航班入境严格的检疫、隔离观察以及航班熔断措施下,输入性病例的影响也逐渐被控制到最低程度,那么目前被认为此轮疫情的源头南京禄口国际机场则更像是由于管理的疏漏导致。

  居国内某大型机场集团供职的一位人士对《华夏时报》记者透露,按照防疫政策和流程,其集团旗下所有同时执行国际和国内航班的机场都制定了一整套完善的地面服务保障和过站消杀程序,其中非常重要的一条就是国际和国内的工作实行完全物理区隔,“在航站楼专门划出国际航班保障区域,服务国际航班的人员不会同时服务国内航班,除了专门的保障人员之外,其他工作人员都严格禁止进入国际区。”

  而南京禄口机场此次疫情扩散,就有诸多来自民航内部的消息指出,主要是由于外包的机上保洁人员同时服务于国际和国内航班,因此导致感染并扩散。

  从7月28日召开的中国民航局民航防控工作领导小组扩大会议期间对民航防控工作提出的几个问题也可以看出一些端倪,会议中特别指出要“持续加强机组人员防控工作,重点督促加强地面保障人员防控措施落实,做到空中防控力度不减、地面防控措施更严。特别是要加强对机场运行区内工作的第三方外包业务人员的管理,明确管理职责,完善管理措施。”同时还要求“对直接接触国际旅客、货物的保障人员实施封闭管理,保证国际和国内航班的工作人员不交叉,工作区域和休息区域严格区分,工作期间集中住宿,工作场所与居住地之间点对点转运,当班期间不得与家庭成员和社区普通人群接触。”

  上海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7月29日在微博发文称,南京疫情遵循“点状-线状-弥散”规律,目前如果把禄口机场作为一个爆发点来看,是循着航空线路向各个省市扩散,目前外省市的病例基本上均是在对相关重点人群的筛查中发现的,还处于禄口机场相关的传播线上,在外省市尚未发现脱离机场这条追踪线路的无源头较多社区扩散病例,这提示疫情尚在可控之中。

  亡羊补牢虽然不晚,但“缺口”带来的连锁反应迅速开始扩散。按照航旅数据机构飞常准发布的数据显示,从7月26日起南京机场已经没有客运航班起降,具体恢复的时间目前尚未有官方消息。包括汉莎航空、韩亚航空以及越南航空等外航已经先后发布通知取消了近期南京航线的飞行计划。国内航空公司也纷纷出台涉及南京等相关疫情地区的票务处理方案,正如此前多次类似状况一样,基本都能做到在一定期限内免费退改。

  疫情打击企业市场预期

  “根据今年以来的航班客座率和运价收益水平,我们原本已经在实施一个大规模的增班计划,同时也开通了一些旅游热度很高的新航点,但目前看来新一轮疫情影响波及面很广,很多地方防疫政策也重新收紧,尤其是机场这样的门户更容易成为疫情传播的节点,不管是旅客出行还是机组出勤等问题都会带来一连串的变化,会对航空公司的生产和经营造成比较大的影响,”一位在国内某地方航空公司任职的人士7月29日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就在不久之前,国内很多航空公司还在陆续宣布在“暑运”期间大幅度增加航班量。

  比如中国东方航空股份有限公司本月初宣布在七、八月期间计划执行航班18万架次,换大机型5000余班,“向祖国的美丽景点飞”,服务暑运旅客出行。中国国际航空股份有限公司也宣布将重点增加北方至北方、北方至西部、西部至西部等区域的运力投入。其中,国航在上海、广州、深圳、成都、重庆、杭州、三亚、海口、长沙、西安、拉萨、西宁、银川、兰州、乌鲁木齐、长春、哈尔滨等53条航线安排了宽体机执行。海航集团旗下航空公司则计划在暑运期间执飞航线近2000条,执行航班约14万班次,运送旅客超过1800万人次,航班量、旅客量同比增长约40%,超过疫情前2019年同期水平。中国南方航空股份有限公司更是重新将A380超大型客机投放至北京大兴至广州的航线上运营,各家航司的目标很明确,利用暑期客座率和收益率都处在较高的时期抓紧赚钱,尽可能弥补此前的损失。

  然而入夏以来的天气并不平静,除了河南等地区强降雨,一场台风竟然逼得长三角地区多个机场完全停摆。随着新一轮疫情流调的陆续展开,多地开始执行更加严格的防疫政策,比如北京市宣布报告确诊病例所在街道和单位人员原则上不允许出京,如需出京,须持“健康宝”绿码和48小时内核酸检测阴性证明。

  刚刚开航一个月的成都天府国际机场也出现被感染病例,因此机场方面在29日宣布,受疫情影响,当天计划航班量由269架次调减为98架次。后续每日航班量将根据疫情防控形势进行调整。扬州泰州国际机场发布消息称,自2021年7月29日零时起,离开扬州主城区需提供48小时内核酸检测阴性证明。

  实际上,对旅游出行影响更大的还包括各地对疫情防控政策的调整。虽然暂时没有达到去年多地因调整防控等级导致短时间内大量航班被取消,酒店和旅行社大规模退订的局面,但对包括核酸检测报告的要求提升,可能涉足疫情区的风险等诸多问题会直接影响到大量有出行意愿的人群,迫使他们重新考虑出行计划。

  供职于某外资企业的贾先生原本计划在8月前往成都出差并顺便休假,并早早订好了酒店和出游计划,但其所在的公司经过安全评估之后取消了出差,同时其此次休假和此前所定的酒店和旅游项目等也不得不取消。

  而此前刚去过南京等地出差的林女士则在回京之后被所在社区要求进行核酸检测,同时所在单位也要求她暂时居家隔离,“之前已经订好了月底去西藏旅游,但现在健康码变红,只能取消行程了,”而且考虑到自己此前出差涉足的多个地方都出现新的疫情,“就算是能出游怕是走到哪儿都不敢收。”

  实际上,这些问题也正是当前疫情防控和正常生产生活秩序之间所面临的一个抉择问题,按照一位从去年开始一直在民航一线参与疫情防控相关工作的人士对本报记者的说法:“严格的防疫政策和正常的生活状态肯定是矛盾的,现在的很多措施确实对人们生活带来了诸多不便,但如果不这样做我们跟疫情的斗争会是这样一种‘拉锯’的状态,没办法真正获得自由。”

  随着更多地方成为此轮疫情传播链条上的一环,旅游企业也再度启动保障措施。包括携程、去哪儿、同程以及飞猪等平台都通过官方渠道发布声明称对涉及到的地区机票、酒店以及旅游相关产品在符合政策的范围内给与免费退改,没有将损失转嫁给消费者。

本站声明:网站内容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点赞